返回

无双庶子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十九章 未来与当下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        在朝堂之上,别的什么东西都可以不懂,独独一件事情必须要明白,那就是要知道进退,该进的时候当仁不让,不该进的时候,就要毫不迟疑的往后退上几步。

    就比如说现在的平南侯府,京城的大字报事件,本来无论如何,平南侯府也会受到一些牵连,最低罚俸也是要的,虽然平南侯府不在意那点钱,但是只要官方的处罚下来了,平南侯府的面子也就没了。

    但是,皇帝与李家有旧,不愿意为难平南侯府,所以只让董承偷偷到平南侯府骂了玉夫人一顿了事,一点官方的处罚都没有,反倒是那位京兆尹李邺倒了大霉,平白无故从正三品的位置,掉落到了正四品。

    这就是帝制时代的亲疏有别,有时候你做了什么事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的身份。

    董承离开平南侯府之后,平南侯府就大门紧闭,宣布从今天开始闭门谢客,而那位倒了血霉的京兆尹,不仅被贬了官,还要继续苦哈哈的在京兆府上班,可谓是人间惨事。

    就在董承回宫复命的时候,穿着一身普通棉服的七公子,亲自提着一只羊腿,敲响了李信所在那个小院的院门。

    李信打开院门,对着这个神神秘秘的七公子拱了拱手:“见过七公子。”

    七公子把手里的羊腿,给李信看了看,然后笑眯眯的说道:“上次在你这里吃的那个烤肉十分爽口,本公子特意让人去弄了一只草原上的羊,刚刚才杀了,等会你再给本公子烤几串尝尝。”

    李信有些无语的看了看这个可能是皇族的七公子。

    这些家伙,是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,为了几串羊肉串,特地跑一趟来找自己。

    不过他现在,也没有办法拒绝这个七公子,毕竟他们“一家三口”的身家性命,都还依托在这个七公子身上,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又一堆炭火被点了起来,几串羊肉串被放在了火架上来回翻烤,李信一边把一串烤好的羊肉串递在七公子手里,一边开口试探性的问道:“七公子来找在下……就是为了这个?”

    七公子狠狠咬了一口羊肉串,一边咀嚼一边开口说道:“主要是为了这个,另外就是告诉你,你的事情平了,大概明天京兆府就会撤销对你的通缉,天目监的人也不会再抓你,你不用每天躲在院子里了。”

    李信站了起来,对着七公子作揖道:“在下,多谢七公子。”

    这几天时间里,李信仔细的把这件事的来回想了一遍,最终发现自己的确太过冲动了,别的不说,就自己那张涉嫌“抹黑天子”的大字报,就足够被杀头十几次了,如果不是这个七公子,就算天子不找他麻烦,京兆府的人也大概率不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好在,这一次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七公子,帮李信解了这个围。

    七公子笑呵呵的说道:“不用这么客气,这件事主要是你自己会来事,弄了那首诗出来,本公子才能够顺势为之,否则本公子也没办法正面对抗京兆府。”

    李信重新坐会了炭火旁边,继续烤着羊肉串,过了许久之后,他才抬头开口问道:“七公子这么做……终归不会没有目的,在下能问一问七公子的目的么?”

    七公子把手机的竹签丢在一边,淡淡的

第十九章 未来与当下(第1/2页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